北京荣观紫燕图书发行有限公司-图书-畅销书社会科学图书商城

全部分类
全部分类

中国政治常识(精装精校典藏版) 吕思勉 著

原价
¥48.00
销售价
40.80
  • 累计销量0
  • 浏览次数366
  • 累计评论0
首页
商品细节

内容介绍

 

《中国@治常识》是一本了解中国历代@治的入门读物,探寻中国@治“理乱兴亡”的 备书。吕思勉先生按照时间顺序,从上古到民国讲述中国@治体制的起源、演变,以独到的眼光深刻剖析了历朝历代更迭的根源及历代@治变革的得失、利弊。本书是了解中国五千年治乱兴衰的必读经典,百万读者认可的中国文化指南。

 

关联推荐

 

1.精装精校典藏版!

2.史学泰斗吕思勉经典之作!

3.深刻剖析中国历代更迭的根源及@治变革的得失!

4.钱穆、顾颉刚、黄仁宇、严耕望、王家范、  等推崇备到!

 

目录

 

 一章 中国民族的由来 / 001  二章 中国史的年代 / 009 第三章 古代的开化 / 013 第四章 夏殷西周的事迹 / 025 第五章 春秋战国的竞争和秦国的统一 / 035 第六章 古代对于异族的同化 / 043 第七章 古代社会的综述 / 049 第八章 秦朝治天下的@策 / 057 第九章 秦汉间封建@体的反动 / 063 第十章 汉武帝的内@外交 / 071 第十一章 前汉的衰亡 / 079 第十二章 新室的兴亡 / 085 第十三章 后汉的盛衰 / 091 第十四章 后汉的分裂和三国 / 099

 一章 中国民族的由来 / 001

 二章 中国史的年代 / 009

第三章 古代的开化 / 013

第四章 夏殷西周的事迹 / 025

第五章 春秋战国的竞争和秦国的统一 / 035

第六章 古代对于异族的同化 / 043

第七章 古代社会的综述 / 049

第八章 秦朝治天下的@策 / 057

第九章 秦汉间封建@体的反动 / 063

第十章 汉武帝的内@外交 / 071

第十一章 前汉的衰亡 / 079

第十二章 新室的兴亡 / 085

第十三章 后汉的盛衰 / 091

第十四章 后汉的分裂和三国 / 099

第十五章 晋初的形势 / 105

第十六章 五胡之乱(上) / 111

第十七章 五胡之乱(下) / 117

第十八章 南北朝的始末 / 125

第十九章 南北朝隋唐间塞外的形势 / 135

 二十章 隋朝和唐朝的盛世 / 141

 二十一章 唐朝的中衰 / 147

 二十二章 唐朝的衰亡和沙陀的侵入 / 153

 二十三章 五代十国的兴亡和契丹的侵入 / 161

 二十四章 唐宋时代中国文化的转变 / 169

 二十五章 北宋的积弱 / 177

 二十六章 南宋恢复的无成 / 185

 二十七章 蒙古diguo的盛衰 / 195

 二十八章 汉族的光复事业 / 203

 二十九章 明朝的盛衰 / 211

第三十章 明清的兴亡 / 219

第三十一章 清代的盛衰 / 229

第三十二章 中西初期的交涉 / 237

第三十三章 汉族的光复运动 / 245

第三十四章 清朝的衰乱 / 253

第三十五章 清朝的覆亡 / 261

第三十六章 &&途中的中国 / 271

 

在线试读

 

明朝的盛衰

明太祖起于草泽,而能铲除胡元,戡定群雄,其才不可谓不雄。他虽然起于草泽,亦颇能了解政治,所定的学校、科举、赋役之法,皆为清代所沿袭,行之凡六百年。卫所之制,后来虽不能无弊,然推原其立法之始,亦确是一种很完整的制度,能不烦民力而造成多而且强的军队。所以明朝开国的规模,并不能算不弘远。只可惜他私心太重:废宰相,使朝无重臣,至后世,权遂入于阉宦之手;重任公侯伯的子孙,开军政腐败之端;他用刑本来严酷,又立锦衣卫,使司侦缉事务,至后世,东厂、西厂、内厂遂纷纷而起(东厂为成祖所设,西厂于宪宗时,内厂设于武宗时,皆以内监领其事)。这都不能不归咎于诒谋之不臧。其封建诸子于各地,则直接引起了靖难之变。

明初的边防,规模亦是颇为弘远的。俯瞰蒙古的开平卫,即设于元之上都。其后大宁路来降,又就其地设泰宁、朵颜、福余三卫。泰宁在今热河东部,朵颜在吉林之北,福余则在农安近。所以明初对东北,威远瞻。其极盛时的奴儿干都司,设于黑龙江口,现在的库页岛,亦受管辖(《明会典》卷

一〇九:永乐七年,设奴儿干都司于黑龙江口。清曹廷杰《西伯利亚东偏纪要》说,庙尔以上二百五十余里,混同江东岸特林地方,有两座碑:一刻《敕建永宁寺记》,一刻《宣德六年重建永宁寺记》,均系太监亦失哈述征服奴儿干和海中苦夷之事。苦夷即库页。宣德为宣宗年号,宣德六年为公元1431年)。但太祖建都南京,对于北边的控制,是不甚便利的。成祖既篡建文帝,即移都北京。对于北方的控制,本可更形便利。确实,他亦曾屡次出征,打破鞑靼和瓦剌。但当他初起兵时,怕节制三卫的宁王权要袭其后,把宁王诱执,而将大宁司,自今平泉县境迁徙到保定。于是三卫之地,入于兀良哈,开平卫势孤。成祖死后,子仁宗立,仅一年而死。子宣宗继之。遂徙开平卫于独石口。从此以后,宣大就成为极边了。距离明初的攻克开平,逐去元顺帝,不过六十年。

明初的经略,还不仅对于北方。安南从五代时离中国独立,成祖于1406 年,因其内乱,将其征服,于其地设立交趾布政使司,同于内地。他又遣中官郑和下南洋,前后凡七次,其事在1405 至1433 年之间,早于欧人的东航有好几十年。据近人的考究:郑和当日的航路,实自南海入印度洋,达波斯湾及红海,且拂非洲的东北岸,其所至亦可谓远了。史家或说:成祖此举,是疑心建文帝亡匿海外,所以派人去寻求的。这话臆度而不中情实。建文帝即使亡匿海外,在当日的情势下,又何能为?试读《明史》的外国传,则见当太祖时,对于西域,使节所至即颇远。可见明初的外交,是有意沿袭元代的规模的。但是明朝立国的规模和元朝不同,所以元亡明兴,西域人来者即渐少。又好勤远略,是和从前政治上的情势不相容的,所以虽有好大喜功之主,其事亦不能持久。从仁宗以后,就没年重建永宁寺记》,均系太监亦失哈述征服奴儿干和海中苦夷之事。苦夷即库页。宣德为宣宗年号,宣德六年为公元1431年)。但太祖建都南京,对于北边的控制,是不甚便利的。

成祖既篡建文帝,即移都北京。对于北方的控制,本可更形便利。确实,他亦曾屡次出征,打破鞑靼和瓦剌。但当他初起兵时,怕节制三卫的宁王权要袭其后,把宁王诱执,而将大宁都司,自今平泉县境迁徙到保定。于是三卫之地,入于兀良哈,开平卫势孤。成祖死后,子仁宗立,仅一年而死。子宣宗继之。遂徙开平卫于独石口。从此以后,宣大就成为极边了。距离明初的攻克开平,逐去元顺帝,不过六十年。

明初的经略,还不仅对于北方。安南从五代时离中国独立,成祖于1406 年,因其内乱,将其征服,于其地设立交趾布政使司,同于内地。他又遣中官郑和下南洋,前后凡七次,其事在1405至1433年之间,早于欧人的东航有好几十年。据近人的考究:郑和当日的航路,实自南海入印度洋,达波斯湾及红海,且拂非洲的东北岸,其所至亦可谓远了。史家或说:成祖此举,是疑心建文帝亡匿海外,所以派人去寻求的。这话臆度而不中情实。建文帝即使亡匿海外,在当日的情势下,又何能为?试读《明史》的外国传,则见当太祖时,对于西域,使节所至即颇远。可见明初的外交,是有意沿袭元代的规模的。但是明朝立国的规模和元朝不同,所以元亡明兴,西域人来者即渐少。又好勤远略,是和从前政治上的情势不相容的,所以虽有好大喜功之主,其事亦不能持久。从仁宗以后,就没有这种举动了。南方距中国远,该地方的货物,到中原即成为异物,价值很贵;又距离既远,为政府管束所不及,所以宦其地者率多贪污,这是历代如此的。明朝取安南后,还是如此。其时中官奉使的多,横暴太甚,安南屡次背叛。宣宗立,即弃之。此事在1427年,安南重隶中国的版图,不过二十二年而已。自郑和下南洋之后,中国对于南方的航行,更为熟悉,华人移殖海外的渐多。近代的南洋,华人实成为其地的主要民族,其发端实在此时。然此亦是社会自然的发展,得政治的助力很小。

明代政治的败坏,实始于成祖时。其一为用刑的残酷,其二为宦官的专权,而两事亦互相依倚。太祖定制,内侍本不许读书。成祖反叛时,得内监为内应,始选官入内教习。又使在京营为监军,随诸将出镇。又设立东厂,使司侦缉之事。宦官之势骤盛。宣宗崩,英宗立,年幼,宠太监王振。其时瓦剌强,杀鞑靼酋长,又胁服兀良哈。1449年,其酋长也先入寇。王振贸然怂恿英宗亲征。至大同,知兵势不敌,还师。为敌军追及于土木堡,英宗北狩。朝臣徐有贞等主张迁都。于谦力主守御。奉英宗之弟景帝监国,旋即位。也先入寇,谦任总兵,石亨等力战御之。也先攻京城,不能克,后屡寇边,又不得利,乃奉英宗归。

大凡敌兵入寇,京城危急之时,迁都与否,要看情势而定,敌兵强,非坚守所能捍御,而中央政府,为一国政治的中心,失陷了,则全国的政治,一时要陷于混乱,则宜退守一可据的据点,徐图整顿。在这情势之下,误执古代国君死社稷之义,不肯迁都,是要误事的,崇祯的已事是其殷鉴。若敌兵实不甚强,则坚守京城,可以振人心而作士气。一移动,一部分的国土,就要受敌兵蹂躏,损失多而事势亦扩大了。瓦剌在当日,形势实不甚强,所以于谦的主守,不能不谓之得计。然徐有贞因此内惭,石亨又以赏薄怨望,遂结内监曹吉祥等,乘景帝卧病,闯入宫中,迎英宗复辟,是为“夺门”之变。于谦被杀。英宗复辟后,亦无善政。传子宪宗,宠太监汪直。宪宗传孝宗,政治较称清明。孝宗传武宗,又宠太监刘瑾,这不能不说是成祖恶政的流毒了。明自中叶以后,又出了三个昏君:其一是武宗的荒淫;其二是世宗的昏聩;其三是神宗的怠荒。明事遂陷于不可收拾之局。武宗初宠刘瑾,后瑾伏诛,又宠大同游击江彬,导之出游北边。封于南昌的宁王宸濠,乘机作乱,为南赣巡抚王守仁所讨平,武宗又借以为名,出游江南而还。其时山东、畿南群盗大起,后来幸获敉平,只可算得侥幸。武宗无子,世宗以外藩入继。驭宦官颇严,内监的不敢恣肆,是无过于世宗时的。但其性质严而不明,中年又好神仙,日事斋醮,不问政事。严嵩因之,故激其怒,以入人罪,而窃握大权,政事遂至大坏。其时倭寇大起,沿海七省,无一不被其患,甚至沿江深入,直抵南京。北边自也先死后,瓦剌复衰,鞑靼部落入据河套,谓之“套寇”。明朝迄无善策。至世宗时,成吉思汗后裔达延汗复兴,击败套寇,统一蒙古。


动态评分

0.0

没有评分数据
没有评论数据
用户中心
我的足迹
我的收藏

您的购物车还是空的,您可以

  • 微信公众号

    微信公众号
在线留言
返回顶部
展开 收缩

有问题联系我 ^_^

×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

×
复制